主页 > T生活禅 >为香港早期漫画作概括性的历史总结──郑家镇《香港漫画春秋》

为香港早期漫画作概括性的历史总结──郑家镇《香港漫画春秋》

原文刊于郑家镇《香港漫画春秋》(香港:三联,2018),标题为编辑所拟。

郑家镇先生(1918-2000)出生于香港,祖籍海南,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郑以淦留学英国剑桥大学,回国后于1924年被广东政府任命为禁烟督办署下属之处长。郑家家中所藏中国画和西洋画册甚丰,故他自小已受书画的熏陶,九岁开始临《三希堂》、《芥子园画谱》,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在《东方杂誌》上看到钱病鹤的漫画,深受启发,自此爱上了「画公仔」,十八岁开始发表绘画作品,并不断观摩学习前辈书画之作,在大量的实践创作中摸索前进,形成了自己的书画之风,是属于自学成才的书画家。

虽然郑家镇的第一份工作是到海南岛去当盐官,但从事文化艺术工作却是他的毕生理想。1936年他已在《越华报》和《国华报》上发表长篇漫画。1937年,中国抗日战争爆发,他在广州参加了漫画家在长堤青年会举办的抗日漫画展。在广州展出后还到了附近的乡镇宣传,成为一名抗日的文化斗士,并结识了不少爱国的文艺工作者。香港沦陷前,参与「现代中国漫画展」,主编《天下画报》。

抗战胜利后,他在《华侨日报》任职达四十年之久,除了以不同的笔名在报上写漫画、发表书画评论外,于1956年与友人合办了《漫画世界》半月刊,举办了一系列的漫画展览和比赛,为推动香港的漫画以及书画艺术的发展作出持续性的贡献。

香港在近一百多年来曾受英国的殖民管治,但从文化发展的角度看,它一直没有离开大中华文化圈的範畴。香港人从中国近代的洋务运动到辛亥革命、抗日战争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及以后,都与中国内地文化血脉相连,特别是在国家命运危急的关键时刻,总是全力以赴,共赴艰辛,表现出大无畏的精神。这种时代的烙印,亦深深铭刻在郑家镇一生的行状之中。

郑家镇先生从书画的学习和创作经历中感悟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把毕生的精力献给发展香港的书画事业。这部《香港漫画春秋》是他成熟期的重要作品。在着作中,他不仅精选了自己一生的珍藏,把九十六幅香港重要的漫画作品呈献给读者,而且用非常简练、清晰而可读性很强的笔调进行描述,充分利用文字的功力和图像的效果相辅相乘,堪称是图文并茂之作。

如果我们把《香港漫画春秋》放在香港文化发展的历程考察,更能体会它的珍贵之处。

说实话,从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以后香港的历史来看,不单不应把它看成是「文化沙漠」,从某种意义上说,它还是中华文化承传和中外文化交流、创新的一块宝地。由于特殊的历史条件和地理位置,香港从鸦片战争以后,不仅与洋务运动、戊戌变法、辛亥革命、抗日战争等中国近代史的重大事件息息相关,这些史实已为大家耳熟能详而不用多言。在文化方面,它一方面充当中外交流的前沿地带,另一方面又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庇护所,以及紧贴时代的大众文化基地。一些在中国内地因各种原因失势的文化人往往跑到香港「避难」,而一些胸怀改变中国落后状态的知识分子亦利用这个地方的特殊身分开展活动,留下他们的足迹和重要影响。这种特殊的社会历史环境所孕育出来的文化因素,为香港的历史文化增添了不少色彩。但可惜的是这种多元文化的特殊历史功能,目前好像还没有得到充分的认识和系统的研究。

作为一位香港本土成长起来的书画家,郑家镇在《香港漫画春秋》中清晰地告诉我们,香港漫画最基本的源流可以追溯到中国古代的绘画文化,而它的发展亦与西方文化在中国的传播有关,因而香港与内地漫画的兴起是同出一脉的。

在该书的第一部分「香港漫画源流及转变」中,虽然他提出的敦煌壁画,与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馆的宋人无款「大傩图」等,未必是中国最早的漫画作品(按:如山东汉代武梁祠石刻「夏桀」,就普遍被认为是具漫画元素的作品),但起码在唐宋以前,中国就有利用夸张手法来突出绘画的主题,或以谐趣手法去描写人物的画作出现。而在近代,在辛亥革命和欧风东渐的影响下,漫画在二十世纪一二十年代迅速发展起来,成为社会喜闻乐见的绘画形式。我们应该注意到,郑家镇在书中提出香港漫画的第一代拓荒者何剑士和郑磊泉,同时也是中国现代漫画第一代的奠基者,他们与上海的漫画家钱病鹤、马星驰等人是同一时代的人。正如前文已述,郑家镇就是在钱病鹤的启蒙下开始进入漫画天地的。所以在郑家镇的经历中,我们完全可以看到香港文化与内地文化的血缘关係。

在该书的第二部分,作者介绍了对香港早期影响较深的五十四位漫画家。他们主要是香港本土人,但也有少数只是短暂来香港生活,或仅只是来过香港举办展览而对香港漫画产生影响的画家。这些漫画家如丰子恺、叶浅予、华君武、张光宇、黄苗子、廖冰兄、方成、米谷等都同时是内地着名的漫画家和画家,有的完全可称为大师级的人马。郑家镇把这些对香港漫画发展曾产生过重要影响的漫画家一一作了介绍,有的虽然是三言两语,但却是画龙点睛之笔,加上图文并茂,省却了不必要的繁琐文墨。作者在这本作品中运用文字与图像配合的功夫,如同他的漫画作品一样,耐人寻味。

正如郑家镇在书中指出,香港早期的漫画逐渐受到英美的影响,寓意明显,讽喻时弊以至时政,画面多了变化,但却是用中国画的笔法去创作,所以香港早期的漫画家中国画的功力都非常深厚。他们还同时研习中国书法,因此纵观这个时代造就的漫画家不仅画技娴熟,而且个人艺术修养较高。如果我们细看当年的漫画作品便会发现,这批画家都写得一手好书法,在画作中强调书画相映,使作品不仅浑然一体,还往往妙趣横生。为了达到这种艺术意境,他们不断揣摩和突破传统规範,创造出新的字形和写法。如郑家镇、黄苗子和张光宇常在一起切磋书法,创造「怪字」,被人称为「怪字三侠」。这一代漫画家的成就的确值得我们细细去品味,因为在绘画传统的继承和创新,在表现艺术家的个人风格等方面都有突出的建树,实为中国绘画史上值得一书的方面。

在回顾香港漫画发展的历史过程时,我们一定会注意到七十年代是它大转折的年代。香港漫画在学习外国漫画创作形式方面有巨大的突破。尤其是自引入日本以文化产业的方式经营漫画创作,香港漫画的风格为之一改。郑家镇在该书描述香港漫画历史性的变化时是这样表述的:「故事性强,画面多变,动作夸张,使读者在平凡的生活中,享受到官能刺激。」应当稍加补充的是,它在创作方法上是用打破以个人为创作主体的形式进行的,是一种模仿商品企业生产的方式进行艺术创作。漫画家并不需要像郑家镇那一代漫画家那样先去苦练绘画和写书法的基本功,也不一定先大量阅读中外名着以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然后再投入创作,而是在生产漫画作品的实践中学习。七十年代是香港经济起飞的年代,漫画在这个时代也要选择它的生存方式。特别是电影、电视等流行文化勃兴时代的到来,是对漫画界的严峻挑战。思想的开拓和对社会文化潮流趋向的认知,成为新一代漫画人的最重要的资质,以黄玉郎、马荣成为代表的新一代漫画家的崛起,意味着这个时代已经开始。

应该说,郑家镇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写下的《香港漫画春秋》,不仅是他个人经历的陈述,在很多问题上,他是在为香港早期漫画作概括性的历史总结。以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为历史分界线的香港漫画在新时代以近乎全新的面目投入社会,并获得了成功。但应当指出的是,香港早期漫画不会因为新时代的成就而黯然失色,它将会骄傲地树立在历史文化的史册上。那些对香港文化有贡献的人,无远弗届,都值得我们尊敬和缅怀,因为无论时代怎样变化,社会潮流如何变更,一种文化是不会莫名其妙地冒起的。我们诉说历史不光是怀旧,而是对今天文化的加深认识。没有过去,就没有今天,也就不知道明天。

2018年4月17日

相关推荐